腹黑客人

更新很慢真不怪我啊〒▽〒

[喻黄]Autumn (黄少天视角)

这篇文章感觉会出两个版本,分别是喻黄两人不同的视角,一甜一虐

诈尸系列,感觉自己写得好乱@_@

BGM:Prelude(Motohiko Hirami&Yann)

“这不是你梦寐以求的长大吗,怎么愁眉不展?”

黄少天沿着绿化带一路走,泛黄的叶子受不住风的吹拂,从树上脱落下来,乘着风在空中飞舞几圈,再缓缓落地。风中隐隐有些凉意,只穿了一件长袖卫衣的黄少天不禁有些发冷,他天生怕冷。

不觉间,一片叶子刮过黄少天的鼻子。

“秋天了啊……”

黄少天伸出手去抓那片叶子,叶子却灵活地转了个身,被风托着落到地上去了。黄少天有些自嘲地笑笑,没走几步,便听到孩童嬉戏玩闹的声音。

啊,回来了……

黄少天走近,孩子们全然不知,只顾着自己与同伴们的玩耍。童稚的声音听起来有那么些许刺耳嘈杂,但也不至于接受不了。黄少天站在围栏面前看了那么一会,便听见有人在叫他。

“黄少天……黄少天,是你吗?”

黄少天抬头,愣愣地看着那副熟悉却又苍老的面孔,在记忆形形色色的人群中寻找她的身影。

“周老师……你是周榕老师?”黄少天的语气里带了少许惊讶。

“还记得我啊,哈哈。”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好容易直起身来,“好久没有看到你了,我们的少天高了好多啊。”

“哈哈哈是啊,好久没有见到您了。”

“进来坐吧,别在外面站着。”

黄少天顺从地推开围栏的门,搬来一张椅子,坐在周榕身边。

“上次见面的时候,你还是个孩子呢,就……这么点高。转眼之间,十多年都过去了。”

黄少天只是安静地听着。

“你长得小,但心里的小伎俩可多着呢。小时候闹得很,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不给糖吃就开始闹,说什么也不听,只有拿了糖才安静下来。”

“后来啊,从别的幼儿园转来了一个小孩子,你才开始不那么闹腾了。好像……叫文州吧,年纪大了,记不清了。”

“他转过来的时候,你还不怎么喜欢呢,之后,就不知道怎么好上了,整天都形影不离的。无论你怎么闹、怎么吵都好,只要他来了,你就乖乖地听话了。”

“你叫什么名字?”

“黄少天。”

“我叫喻文州。”

“你想怎么样,糖我是绝对不给的!”

对方像是听到什么有趣的事一样,嘴角漾开淡淡的笑。

“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不许笑!”

“没有,我不会抢你的糖的。我不怎么喜欢吃糖,以后……我的糖都给你吧。”

“我想和你交朋友。”

“那、那好吧,交朋友就交朋友,但是你要说到做到,以后你的糖要全部给我,不许耍赖!我可是你的朋友!”

“嗯,好,那以后我就叫你少天吧。”

“轰隆!”

“文州哥哥!”

“嗯……少天?”

“我、我怕……呜呜……”

抬起头看向窗外,一道闪电劈过,映得天空好似白昼,随后便是一声惊雷。

“轰!”

黄少天哆嗦得更厉害了,瘦小的身躯缩成一团,躲在喻文州怀里,还不断地往喻文州怀里钻,钻得喻文州有些痒。

喻文州搂紧黄少天,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别怕,少天,只是打雷而已。”

说着,雷声接连不断地响起,犹如一头发狂的野兽,不断地嘶吼着。

“呜……呜呜呜……文州哥哥……”黄少天一下没一下地在喻文州怀里抽泣着,眼泪晕湿了喻文州的一小块睡衣。

“我在,少天。”

“呜呜呜……我好害怕……你、咳你不会离开我的吧……”

“不会,永远……永远都不会的。”

“听他们说,你和文州是一个初中的吧,后来好像又考上同一个高中,大学……好像也是在一起的。”

“嗯,初中,高中,大学都是同一所学校。”

“这样好啊,以前你可是天天跟着文州后面叫‘文州哥哥’的,文州乖巧懂事,做事沉稳,多一个朋友好啊。”

“今年……你们大学毕业了吧。”

“对啊,大学毕业了,在广州找到工作了。”

“那就好,现在终于长大啦,少天也沉稳了,像个大人了。”

“文州过得还好吗?”

“他啊……”黄少天深吸一口气,“他在大学读医,准备去外国留学,现在……应该到了吧。”

“这样啊……以后还会见到的,不过少了啊。”

“对啊,真的……少了好多呢。”

“我可能会去出国留学。”

“还会回来吗?”

“会,不过……可能很少。”

“……如果你回来了,记得要去找我啊,不然我饶不了你。”

“嗯,会的。”

喻文州拖着行李箱,向安检门走去。

黄少天站在原地呆愣了一会,眼前水雾弥漫。

“文州哥哥。”

喻文州停住脚步,转过头,黄少天眼眶通红地站在那里,眼边还有未擦干的泪痕。

“少天。”

“再见了……”

“唉……人老了,总是会想起以前的事情,一件一件的,全都想起来了,真是怀念以前的日子啊。”

“好了,你也该回去了,工作很忙吧。”

“嗯,好,那我就回去了。”

“要好好的啊。”

要好好的啊,少天。

眼前水雾又要漫上来,声音也有些哽咽。身旁的孩子们依旧欢声笑语,嬉戏打闹,好像又回到了从前。

他和喻文州初遇的那个下午。

周围也是这样的吵闹,喻文州向他伸出手。

“可以和我交朋友吗?”

黄少天走过一个转角,终于忍不住在路旁蹲下来,发出小声的啜泣。

十六年的暗恋,几乎是黄少天三分之二的人生。

永远地尘封在黄少天的记忆里,在那个天天在喻文州后面喊着“文州哥哥”的少年里。

[喻黄]SOUL(4)

“卧槽!张佳乐?!”黄少天反复确认了好几次门牌号码,“没走错啊!”

“黄少天你他妈就这么嫌弃我啊!说好了要做彼此的天使呢?”张佳乐将手里抓着的零食丢在一旁的桌子上,从床上蹦起来,作势要抱黄少天。

“去去去,滚滚滚!谁是你的天使啊,说得这么恶心,两个O在一起是没有结果的。”黄少天躲开张佳乐油腻腻的爪子,嫌弃地白了他一眼。

“切,你有男朋友?”

扎心了,老铁。

“那你怎么不和你的大孙腻在一起啊,张小花?”黄少天把行李推到柜前,往张佳乐的床上一躺,便没有了动静。

“大孙被呼啸派去嘉世那边出任务了,不然我怎么会和你住在一起。不要叫我张小花!还有,马上从我的床上起来!”张佳乐把黄少天从床上拖下来,重新躺了上去,悠然自得地吃着零食、刷着微博。

黄少天只好从地上爬起来,不情不愿地整理起自己的东西来。直到头上布满细密的汗,才停了下来。

“呼......累死我了,哎张佳乐,你在看什么呢,给我看看!”张佳乐有些惊奇地瞪大了双眼,质疑的目光将黄少天全身上下扫了个遍。

黄少天有些尴尬,“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没看见过帅哥啊!”

“好好好,黄大爷你安静点。”

荣耀的分班赛大致分为三部分。

第一部分为抽签赛,双方抽签,两两对战。一方跌下舞台,认输,或无法继续战斗为负,另一方即为胜。在比赛过程中可以选用学院提供的武器,点到为止,违规严重者作开除处理。

第二部分为进阶赛,与第一部分大同小异。以双方在战斗过程中展现出来的战斗技巧进行评分,得分高者胜。

第三部分为拔尖赛,从最后胜出的人中,通过组内循环战,挑选200人进入A班,也就是所谓的特尖班。

单单是这么一场分班考试就要耗掉一月的时间,极为规矩、严格。

“所以分班赛什么时候开始啊,看起来好像很麻烦的样子。”黄少天挠挠头,撇了撇嘴,“花费那么多人力物力去办这么一场考试,你说荣耀是不是钱多得不知道这么花了啊。”

“嗷!”黄少天痛呼出声,“卧槽张佳乐你能不能拍自己的大腿啊,很痛的好吗!麻烦把你的狗爪子从我腿上移开,移开!”

“咳,咳咳,对不起哈,有点鸡冻。噢对了,分班赛明天开始,这里有明天要比赛的人员名单。”张佳乐往下翻了翻,“黄、少、天,有你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说罢还向黄少天摆摆手。

“不用谢我。”

“……不用谢你妹啊!我特么等了你这么久你就告诉我这么一个幸运E爆了的消息?”黄少天生平第N次被张佳乐气得有些不想说话。

“你的对手……”

“别别别,张佳乐,别冲动别冲动别冲动!!”黄少天伸手去夺张佳乐的手机。

可惜,晚了。

“江暮,代号无影。不错哎,是个……Alpha。”

“张、佳、乐!!!”

“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点开的!黄大爷您就饶了我吧!”张佳乐趿拉着一双粉色人字拖冲出宿舍门外,小辫子胡乱地扎在脑后甩着,一会儿便没了踪影。

黄少天:……我操你大爷的张佳乐。

“笃笃,黄少天?”前脚刚摔上门,后脚就有人来敲门。

“谁啊?”怒气值↑

“喻文州?”怒气值↓

没办法,谁叫人家长得好看,完全生气不起来啊。

“我好像来得并不是时候啊,这是荣耀特制的浓缩抑制剂,里面还有上级派发给你的文件。”

“什么文件?”黄少天接过蓝色小箱子,往里头望了一眼。

喻文州答非所问,莞尔一笑,“有没有兴趣来蓝雨?”

“蓝雨?”黄少天看着喻文州胸前校服印着的蓝雨区徽,若有所思,“我考虑下。”

“明天的比赛,对手是个Alpha,我让人给你调配了信息素免疫剂,明天记得吃。”

“这么关心我?”黄少天挑挑眉。

“关系自己的未来队友不算过分吧。”

“你就这么肯定我会加入蓝雨?”黄少天倚在门框上,走廊的灯光在他脸上洒下细碎的影。

“你会的。”没有任何狂妄之色,却如此肯定。

啧,真是让人不爽。

“我会记得的,你快点走吧,再见再见。”黄少天向喻文州挥挥手,“砰”地一声关上门。

抱着箱子扑上床,气也就消得差不多了。黄少天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打开箱子。喻文州真是体贴,将他下半年的抑制剂和伪装Beta的东西全准备好了,还细心地将药物一层一层,一月一月地分好。

“叮!”黄少天拿起手机,“好友申请……”

【提示:“喻文州”加你为好友,Yes or No】

刚才就受了人家的好处,总不能拒绝吧?黄少天默默点了“Yes”,我绝对不是因为他长得好看才答应的!

【提示:对方正在输入……】

黄少天继续翻弄着喻文州给他的小箱子,“嗯?这是什么?”终于在一个小角落里找到一个不起眼的凸起。按下去,箱子的底部弹出一份文件。

“叮!”

喻文州:我就住在你楼上,有什么事情可以来找我。

黄少天:知道啦~

黄少天刚打下“喻文州”,觉得有一些不妥,将“喻文州”改成了“喻学长”。

黄少天:喻学长不是我说你,你的手速真是令人堪忧啊(我没有别的意思)

【提示:对方正在输入……】

喻文州:是慢了点,你现在已经找到文件了吧,好好保管。

喻文州:明天现场的Alpha信息素会比较浓,文件里面还有一些胶囊型的高强效抑制剂,但是副作用很大,效果只能维持1小时左右。药效过后极有可能会内分泌失调导致发情期不规律或发情期反扑,对身体不好,我建议尽量不用。

黄少天:嗯……看情况吧,实在不行就用这个,只要一个小时内搞定就行了。

【提示:对方正在输入……】

喻文州:明天有什么特殊情况可以来蓝雨分区找我。

黄少天:知道啦知道啦,谢谢你帮我搞定这些啦!

黄少天想了想,又加上一句。

黄少天: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请你出去吃一顿呗!

——————————————————

TBC

这星期的份补上来了,也没多多少,因为文章是慢热型的,两人感情已经算是比较快的吧||Φ|(|T|Д|T|)|Φ||

[喻黄]SOUL(3)

比赛结束后,黄少天便离开了竞技场,并没有看接下来的比赛。

原因是……他来的时候没吃早餐。

现在饿爆了啊!!!

“啊——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黄少天佝偻着腰,胃部隐隐传来绞痛。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我不能垮掉,必须要找点东西吃了。”黄少天摇了摇头,忽然眼前“红光”一闪。

什么鬼玩意儿?苹果?为什么在这里会有一个苹果放在路旁的凳子上?!

黄少天:[黄式懵逼.jpg]

黄少天快步走向路旁的石凳,看了看四周。

好的,没人。

荣耀军政大学里的东西应该没问题的吧?黄少天拿起苹果,眼一闭,苹果上就多了个牙印。

好吃!!!

“咔擦、咔擦、咔擦!”一个又大又红的苹果就这么被黄少天咔嘣咔嘣得给吃了,后者还意犹未尽地用手擦擦嘴,舔了舔嘴唇。

“嗯……这样吃了人家的苹果好像有点缺德?”黄少天想了想,拿出一张纸,用笔在上面写了几个字,把苹果核压在上面,蹦蹦跳跳地走了。

“噗嗤。”一个人从石凳后的大楼里走出,拿起压在苹果核下面的纸。

对不起啦,吃了你的苹果。

喻文州笑着将纸叠好,放进口袋里,转身向与黄少天相反的方向走去。

在接下来的两个星期里,黄少天一共先后打了近八十场比赛,其中也不乏有难缠或强大的对手,但黄少天一直保持着连胜战纪。

“比赛进行到这里,已经过了大半啦,如果自己的比赛已经打完了,可以选择回去等最后的结果,也可以选择留下继续观看比赛哦。”

苏沐橙微微勾起嘴角,“现在,我们来抽签吧!”

“第19组158号对战第21组085号。”

“OK!最后一场了!”黄少天伸了个懒腰,走上台去。

不出所料,比赛很快就结束了。

黄少天——八十九场比赛,八十五场胜,四场平!!

“好了!回家等通知书!虽然已经能猜到结果了,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坐在归途的电车上,手里抓着一杯豆腐花,“啧啧,一点都不甜,还容易化水,我要给差评,差评!”

不久,黄少天便收到了来自荣耀军政大学的散发着土豪气息的录取通知书。

他的大学生活,由此开始。

「2921.9.1  荣耀军政大学新生入学」

黄少天拖着行李箱在人群里穿梭,“宿舍5……803?卧槽八楼?我的妈这么高?”要知道荣耀的宿舍最多就只有十层。

好不容易将行李搬上八楼,找到了5803号宿舍,一开门……

如此熟悉的身影……这小红辫子……

莫不是!!!

————————————————————————

TBC

这次超短小,这周少的加到下周更新≡ω≡

[喻黄/黄少生贺]Sugar

↑就是这个人,就是这个人拖更

私设有,OOC专业户,R18有,喻黄恋人关系,时间线混乱。

这是一个关于骚话小公主黄少天和更骚的骚话小王子喻文州的故事≡ω≡

后篇全程走链接(你懂的),不行的走评论

祝黄烦烦生日快乐(≧∇≦)

「8月10日  11:47」

“咔擦……”

“队长……”

“队长……?”黄少天蹑手蹑脚地靠近喻文州的床,“睡了?”

蹑手蹑脚地走到床的另外一边,小心翼翼地掀开一角的被子,然后——钻进去。黄少天枕着自己带过来的枕头,同喻文州盖着一张被子,背对着喻文州睡下。

“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呼……看来是真睡了。”

“队长你可千万不要怪我,我是睡不着才来找你。”黄少天翻了个身,面朝着喻文州的背,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碎碎念。

“队长,今天我在生日会上是不是很帅?我的粉丝们叫得都快把天花板给掀了,你一定又在后台吃醋了吧,哈哈哈……安静,要安静。”

“我记得当时好像有个妹子喊得最凶,说什么,天天我给你生猴子?队长啊队长,你说你就这么把千万少女的梦中情人给抢了,她们还被蒙在鼓里,你说你该当何罪啊。以后她们再见到你绝对是又爱又恨,一大帅哥下不去手,又恨你抢了她们的梦中情人,而且还将他的初吻夺走了!可恨,实在是可恨……”

“队长,真不是我说你,你、你竟然暗恋了我这么多年,还不告诉我!要不是我在你18岁的时候告白,你还指不定什么时候才和我说呢,害得我……整整暗恋了你三年!真是气死我了……”

“告白也就算了,你、你还强吻我,夺走了我的初吻!虽、虽然是挺舒服的(小声)……但是,我明明都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你也有反应了,在这关键时刻你竟然说你要去洗澡?回来的时候还一本正经的跟我说什么人生大道理,我给你肯定是因为我喜欢你才给你的啊……那、那可是我的初夜啊……你天哥我的魅力就这么差吗……”

“现在我都已经18岁了,都已经成年了,你都还是……有时候我都佩服你,你的忍耐力怎么就这么好呢……明明箭都在弦上了,你还能硬生生地把它拿下来也真是……”

“队长,我喜欢你啊,喜欢得不得了,超喜欢你,超级超级喜欢的那种,我最最最最喜欢你了……你,喻文州,只能是黄少天我一个人的,谁也不许抢!谁抢我揍谁!”

“喻文州,我喜欢你。”

“我也爱你,少天。”喻文州转过身,将黄少天圈在怀里。

“……”

晚上在男友背后说悄悄话被现场抓包怎么办?急!在线等!

“……”

“……靠!喻文州你这个混蛋,你竟然醒着!你醒着为什么不吱一声啊?”

“吱。”

“啊啊啊啊啊啊真是气死我了!你你你说实话说实话,为什么不理我,我还叫了那么多声‘队长’?你这样对得起我吗,你这么做会失去你的小可爱的!”

“我本来睡着了,后来听见我的小可爱在我的背后偷偷说我坏话,还对我深情告白,就不舍得睡了。”

“……”

黄少天:这真是,丢脸丢大发了。

“所以,当时少天是要把自己当作生日礼物送给我的?”

黄少天破罐子破摔,“对啊对啊对啊,而且队长你还一把把我推开了,还给我说了一堆人生大道理。”

“那——生日礼物不作废的吧?”

https://m.weibo.cn/5736304351/4271692811287156

[喻黄]SOUL(2)

Alpha,我希望我在荣耀里的身份是个Alpha。”

黄少天的眼眸里闪烁着耀眼的光,坚定地说道。

荣耀里不是没有Omega,只是数量十分稀少,并且大多都以Beta的身份在荣耀里工作,在战场上奋勇杀敌。

但Omega的发情期是他们一辈子都摆脱不了的弊端,这也是为什么Omega军官这么少见的原因之一。Omega容易被Alpha的信息素干扰,在Alpha信息素浓郁的情况下,极有可能会导致发情期提前,甚至当场晕倒。

黄少天很聪明。他没有隐瞒,他知道以荣耀的权利和能力,如果想调查他,很有可能连他小时候吃过哪个牌子的冰棍都知道,他是Omega的事情也自然瞒不住。

“你很聪明。”喻文州记着电脑上显现出来的数据,重新打量眼前的这个少年。

眼神看似单纯,实则暗藏锋芒,看似天真阳光,实则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是个少有的机会主义者。

“但能不能进荣耀,那还得看你自己。你可以离开了。”喻文州将篮子往前推了推,“希望我能在分班赛上看到你。”

“借你吉言。”黄少天向喻文州摆摆手,拿起篮子里的琉璃吊坠,转身离去。

「2921.8.15  实战能力考试」

“欢迎来到第十届荣耀军政大学招生考试第三场——实战能力考试!”一名身材凹凸有致的女子踩着一橙色光梭,披着一头橙色飘逸长发,登上比赛台。

“荣耀女神!!!”

“我爱你!苏沐橙我爱你!!!”

“苏沐橙万岁!!!”

现场人潮涌动,欢呼与掌声一浪高过一浪。

那站在光梭上的飘逸身影正是早已毕业,但仍被称为荣耀女神——苏沐橙。

“又是一年荣耀军政大学招生考试,我很荣幸能够担任此届考试的主持人。”

“我相信现场的观众和考生们已经了解比赛规则了,不要告诉我,现场还有人不知道哦~”苏沐橙身着橙色劲装,身体微微前倾,露出一条迷人深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现场爆发出排山倒海的呐喊、尖叫。

“啧,什么时候学会的这个。”一人叼着烟坐在暗处,眉头皱了皱。

“那~事不宜迟,我宣布,第十届荣耀军政大学招生考试正式——开始!!!”

“老规矩,抽签比赛。你们……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我感受不到你们的热情哦~”

“准备好了!!!”

苏沐橙转过身,面对智能大屏幕,机械的女音响彻整个比赛场地,“抽签开始。”

“第1组089号对战第19组158号。”

“我靠,这么背,第一场就抽到我。肯定是因为出门没看黄历……”黄少天有些懊恼地挠挠头,从考生席上走下来,登上圆台。

对方是一个有着黑色短发的可爱妹子,在见到黄少天的那一刻就羞红着脸,手指在体前互相纠缠。

“看来是一个可爱害羞的女孩和一个英俊帅气的男孩呢~”苏沐橙微微掩嘴笑道,“场地直径三百米,只要超出了这个界限或被对手打败就算输哦!”

“双方互通姓名。”

“第、第1组089号,姜维。”姜维从一旁的武器中挑出一把与她身高相差不多的镰刀,紧握在手。

“我叫黄少天,不要放水哦!”黄少天挑出一把纤盈细巧的轻身剑,退到比赛圆台一旁。

“比赛,开始!”

“不要……大意啊!”一瞬之间,黄少天脚底猛然发力,三百米的距离竟就这样被他硬生生缩短了一半!

“啊!”姜维惊呼一声,连忙横执镰刀,进入备战状态,可黄少天已近到身前。

“锵!”武器交锋,发出明亮的金属碰撞声,可一眨眼,黄少天又消失了踪影。

没有人敢眨眼,生怕一个不注意就会错过最精彩的细节。

“在后面!”不知是谁在观众席上叫了一声。

“说破就没有惊喜了。”黄少天从姜维的身旁掠过,剑锋直抵脖颈。

“你输了。”黄少天露出一个阳光的招牌微笑,虎牙微微露出一个小角。

场上一片哗然,整场比赛不过短短数十秒,就这么一冲、一转,比赛结束了。有些人甚至还没有看清黄少天是怎么逃过他人的眼睛,绕到姜维后面去的。

“……第19组158号,黄少天胜!”

掌声如雷贯耳。

“你觉得,这个人怎么样?”男子坐在观战台上,手指轻轻地在椅子上敲着。

“哟,喻文州,看上人家了?”一旁的人缓缓吐出一口白烟,那戏谑的表情让人看着有些不爽,“毕竟像这样有S级体质的Omega可不多。”

“叶神说笑了。”喻文州微微一笑,顿了顿。

“不过黄少天,我们蓝雨要定了。”

“嚯,还真看上了。这个叫黄少天的,动作到是挺快,基础也挺扎实,的确是个可塑之才。只可惜是个Omega,力量不足,底盘还不够稳。”叶修的食指和中指间夹着一根半燃的香烟,饶有兴趣地看着场上朝着观众热情挥手的金发少年。

“这个叶神不用担心,我会将他打造成——专属蓝雨的利剑。”喻文州勾起嘴角,仿佛已经看到黄少天的未来。

“提醒一句,场内不许抽烟。”喻文州起身离座,向蓝雨分区走去。

叶修手上的动作一僵,不情愿地将手里的烟按灭,从观众席上站起身,“蓝雨未来的利剑啊……”

随即消失在走廊的黑暗中……

——————
TBC

[喻黄]SOUL(1)

失踪人口回归,依旧OOC,这是我第一次写长篇,欢迎捉虫_(:з」∠)_

以下正文↓

“如果我有一天背叛了荣耀,你会……”

“我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你。”

这是很久以前黄少天的回答。

「2921.8.13  荣耀军政大学新生录取考试」

“踏、踏、踏、踏……”男子的目光在人群中急切地搜索着。

忽然,一抹熟悉的蓝色窜入他的眼里。

“嘿,这位同学,你是几年级的?”男子气喘吁吁地拍了拍那个同样穿着蓝色蓝雨校服的黑发男子。

黑发男子回过头,俊秀的脸上勾出一个礼貌的微笑,“学长你好,我是三年级的……”

“哦,原来是文州啊,帮我去审核一下今年的新生,资料都在这里了。谢谢啦,到时候请你去吃一顿啊!”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人已经在电梯里了。

“好。”喻文州看了看手里那厚厚的资料夹,“19组……200人……”

“看来要快点了。”脚下骤然提速,向殿堂的方向走去。

“文州?怎么是你,Joe那个混蛋呢?”一名身材火热高挑的女子向喻文州的方向走来。

“他临时有事,就暂时让我来当审查官了。”喻文州适时地礼貌微笑,让他在这位学姐内心的形象又添了几分温文尔雅。

这位学姐的原名叫Alina,是个中欧混血儿。性格开放果断,第二性别为Beta,是那位Joe学长的女友。虽然是个Beta,但是在荣耀里却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这次担任第19组新生考核的复审官。

荣耀军政大学的新生考核分四个主要程序和十个小程序。

四个主要程序是:基础知识审查,身体素质审查,实战能力审查和压迫力审查。十个小程序包括身份背景,家庭背景,个人历史……等等。

通常报考荣耀军政大学的人数不低于十万人,但最终真正能够进入荣耀军政大学的只有两千人,名副其实的十里挑一。虽然只有两千人,但从荣耀出来的,无一不是人才精英,战场上的雄狮。

“唉,真是搞不懂他,我们开始吧。”Alina有些懊恼地扶住额头,打开了嘴边的麦克风,推开了殿堂的门。

偌大的殿堂里挤满了人,嘈杂在Alina推开门的那一刻停止。

“嗯,很好,第19组的跟我来。”Alina将这200人带入一个宽大的隔绝室内。

明亮的灯光,密封的隔绝板,以及隔绝板后模糊的人影和机械,无不为这一场审查渲染上紧张严肃的气氛。

“我宣布,第二程序审查,开始!”Alina在隔绝板上快速地按了几个数字,隔绝板上掠过几阵光影,逐渐浮现出一扇印着蓝雨区区徽的门。

“第19组001号,江言哲。”门里清晰地传出一个温润的男声。

一名棕发男子从人群中走出,虽然手已经紧张到颤抖,但还是步履坚定地走了进去。

没过多久,温润的男声便重新从隔绝板里传出。

“第19组002号,宋城。”

就这样过了三四个小时,等候的人早已过半,只剩下四五十人在门外等候。

“第19组158号,黄少天。”

被叫到的男子有着一头极为好看的金发,琥珀般色泽迷人的双眼,衣服裹着劲瘦的腰身,英俊的脸被一种叫自信的情感填满,就像一只蓄势待发的猎豹。

黄少天走了进去,一眼便看到了一旁端坐着的喻文州。

目光相撞,黄少天差点沉浸在那双大海般蔚蓝的眼睛里。它仿佛有噬人的魔力,将黄少天的思绪拉扯进去。

温柔多情而又深不可测。

“你好,我叫喻文州,是第二程序的审查官。”喻文州拿起桌面上的笔,“现在请你脱下你的衣服。”

蛤? 你说什么?脱衣服?!就算你长得好看,也不能随随便便叫人脱衣服啊!

“为什么?”黄少天皱着眉头,这人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没想到竟然是个衣冠禽兽!

喻文州也不恼,“请你脱下你的外衣,将身上的所有金属物品放到面前的这个篮子里,开始身体素质审查评测,我们将会根据你的身材来定制校服。”

“哦,原来是这样。”黄少天刚想伸手去解衣带,顿了顿。

“你就这样子赤裸裸的看着我脱衣服真的好吗?”黄少天直直的看着喻文州,“你应该知道……我是个Omega吧。”

“是,我知道。而且,我也没有叫你全部脱光。”喻文州面带微笑,却让黄少天想揍他一顿。

“我是Omega的事情,我希望荣耀不要透露出去。”黄少天在喻文州的对面坐下。

“你就这么相信我?”喻文州笑了笑,“那你想用什么身份呆在荣耀?”

“Alpha,我希望我在荣耀里的身份是个Alpha。”

——————
TBC

[喻黄]分裂 系列七

强烈建议大家去听《Too Much Still》作为这篇文章的配乐,最近状态不是很好,谢谢每个愿意点开这篇文章的小可爱:)

以下正文↓

在一片昏沉的黑暗中,手机屏幕发出的光芒尤其显眼。

黄少天趴在床上,手指在屏幕上飞跃,在手机的日记软件上输入自己一天的见闻。

「2018.7.4」

今天快被公司部门的那几个新来的实习生气死了!!!我好心好意去指导他们,指出他们的不足还教他们怎么去做,他们竟然在我走后偷偷说我坏话!!真当我年级大耳背啊!不就比他们大了15岁吗!想当年我天哥也是叱诧风云的人物好吗!!!真是好心没好报!睡了睡了!

黄少天气呼呼地躺在床上,43岁的他至今单身,现任蓝雨公司经济部门经理。

也许是白天太过于忙碌,黄少天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睡梦中,他好像迷迷糊糊地醒来过一次,但醒来的时候也没多想,匆匆忙忙地去上班了。

「2018.7.5」

唉,还有一大堆PPT等着我去做,看着那堆东西头都大了。明天又要进行每周总结了,又是上级的批斗大会。

黄少天翻了翻昨天写的日记,不经意间扫到了日记最下行的一句话。

少天不要生气。

咦?

黄少天想了想,在自己的日记下留言。

「2018.7.5」

唉,还有一大堆PPT等着我去做,看着那堆东西头都大了。明天又要进行每周总结了,又是上级的批斗大会。

你是谁?

早上,黄少天从床上爬起,打着哈欠洗漱完毕,赶着上班去了,完全将昨晚的事情抛之脑后。

晚上终于回来,瘫在沙发上写日记,却发现昨天的日记下面多了一篇同样是昨天写的日记。

「2018.7.5」

我的名字叫喻文州。

什么鬼?什么鬼玩意?!这软件竟然还配带对话功能的?

「2018.7.6」

今天被领导骂了┻━┻︵╰(‵□′)╯︵┻━┻还当场指出我的问题!我知道最近我的状态不是很好,但你当场指出,我不要面子的啊?!特么的我下辈子一定打爆你的狗头我跟你说!!!

喻文州,我问你一个问题,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自己不行了?

「2018.7.6」

没有啊,我觉得少天一直都很棒。

「2018.7.7」

卧槽假期都还堆这么多工作给我,还让不让我活了啊!!!这假期不用放松了,手动再见。

你肯定在骗我,最近白头发都多了好几根!

「2018.7.7」

但是少天在我眼里是最帅气可爱的。

黄少天呆呆地看着这句话,脸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条湿迹。

这句话怎么这么熟悉呢?好像在哪里听过……

「2018.7.8」

今天熬夜终于把那堆PPT给做完了!!!

呐,喻文州,你说我是不是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2018.7.8」

                          

回答他的是那一片空白。

“你们听说过没有,王医生曾经有一个很好的损友,据说长得很帅,可惜,是个gay。”

“王医生有这样的朋友?”

“有,后来他出车祸,当时王医生丢下病人就跑了,可最后还是没有救回来。”

“我记得你当时是作为急救护士在场的吧。”

“对啊,我还看到了他伴侣,是个很阳光帅气的男孩子,当时就愣愣地站在一旁,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流泪,真可怜啊。”

“现在算上来……他伴侣应该四十多岁了吧……”

“啊?要是年轻,我还想去……”

“后来他患了重度抑郁症,找王医生治疗。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某一天就断了疗程,说是好了。”

“之后就再也没见到过他了。”

“那……他叫什么名字啊?”

“好像……叫黄少天吧,时间长了,我也不记得了。”

私  はつらい

一个小小的通知

最近会把一些一前写过的文章删掉,因为个人觉得有一些文章有很多bug,修改好了之后会重新发布。

最后,再次感谢那些看过我的文章、关注我、支持我的人。

提前祝大家母亲节快乐≡ω≡

[喻黄]听歌

混个更:)

刚开始听这首歌的时候只是郁闷,好像脑子被什么掏空了一样,霎时间觉得呼吸困难。

然后就是像着魔了一样不断地循环,愣愣地坐在椅子上,眼睛开始发酸。

音乐中男子的嗓音磁性而又低沉,语调中是抑制不住的甜蜜和幸福,在黄少天耳中却格外刺耳。

心好像被什么东西绞着一样,绞得隐隐发痛,像是被什么压抑着。

想哭。

想着想着,眼前就飘起了一层雾,手不受控制地抓在胸口,两条银线从眼角漫延而出。

“啪!”

“啪!”

眼泪打在纸上,晕染上一层灰。握着笔的手不住的颤抖,脑海里空白一片,心好像被掏空,好像那里本来应该有什么,好像灵魂缺了一块似的。

感觉自己……忘了什么……

这首歌好像是谁写给我的……

“文……文州?”脑海里突然蹦出一个名字,一个我从来没有听过的名字。

喻文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