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客人

更新很慢真不怪我啊〒▽〒

[喻黄]断句(虐身心ABO)系列一

重度ooc预警,小学生文笔。

文章写的比较乱,如果可以接受这一篇放飞自我的作死文章↙

以下正文↓

退役后,黄少天和喻文州开始进行计划中的世界旅行。

最后一站,法国宾馆……

“队长队长队长,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啊,我真的好想念广州的白斩鸡啊,不行不行不行,一想到白斩鸡又饿了……”黄少天躺在喻文州的怀里,无聊的翻看着手里的书。

“少天,记得吃药,我们明天就回去了。”喻文州一边看着手里的一本较厚的文学书,一边分出注意力去回答黄少天的问题。

“好无聊啊,王大眼他们都不在……”又是吧啦吧啦的一大段话。

“少天,回国之后,我们就去医院。”

“欸?为什么?为什么要去医院啊,我跟你说#&*……”

“少天,你前段时间一直在干呕,又开始喜欢吃酸的,我担心……”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队长其实不用去医院的,我真的没什么的,真的,你相信我。”

“那就去医院检查吧,就这么说好了^_^”

“队长QAQ”

过了一会儿,也不知道黄少天是突然间搭错了哪根筋,突然就伸出手捏了一下喻文州腰间紧实的肌肉线条。

“少天,别闹。”喻文州摸了一下坐在自己怀里的黄少天的脑袋。

黄少天撇撇嘴,换了一个姿势,头枕在喻文州的大腿上,打开了电视。

喻文州正捧着一本文学书,感觉到大腿的触感便放下书,目光温柔如水,一下又一下地摸着黄少天的头发。

有些偏棕的头发此时已经过了眉,也许是因为黄少天用了护发剂的原因,头发格外滑顺,黄少天也不反对喻文州摸他的头发。

如果一直能这样就好了……

【半年前】

“黄先生已经被确诊为心衰晚期。”医生看着手里的报告书,抬起了头。

“心衰晚期……怎么可能……”

“嗯,作为他的Alpha,记得提醒黄先生按时吃药,尽量活得久一点吧。”

“什么意思?”

“喻先生,心衰晚期的病人的寿命一般是在一年至两年左右左右……有时间就多陪陪他吧。”

少天,得了心脏病怎么都不告诉我的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黄少天已经是枕着喻文州的大腿睡着了,呼吸均匀。

喻文州拿起遥控器关了电视,小心翼翼地将黄少天的头枕到枕头上。

关灯,只留了一个浴室里的灯。

喻文州刚躺下,黄少天便往他的怀里缩,喻文州只是笑笑,便把黄少天搂在怀里,盖好被子,放出些许信息素。

黄少天一手搭在喻文州的腰间,柔和的柠檬信息素不住地往外泄,和喻文州的海洋信息素纠缠在一起。

第二天一早,喻文州便带着黄少天出去吃了早餐之后收拾好行李便登上了飞机。

下午两点刚到广州的机场,喻黄两人便回到离蓝雨不远的私人公寓。

换了一身衣服之后,喻文州和黄少天来到蓝雨的门口,黄少天的眼眶有点红了,又在门口调整好情绪才踏进了蓝雨的大门。

转眼间又半年了,坐前台的人已经换了,也没认出他们两个,喻文州和黄少天便以联盟总经理和总经理的情侣进来视察。

还是一样的格调,一样的摆设,因为是训练的时间,几乎没有人在走廊里。

喻文州和黄少天先来到训练营里看了新一代的蓝雨新人,新来的新人完全没有认出喻文州和黄少天,全都围着他们转。

训练营里的老师不在,看到训练营里一个个崭新的面孔,记忆像潮水一般涌来。 想起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黄少天喊喻文州“吊车尾”的时候,成为职业选手的时候……

他们有太多太多的记忆属于这里,属于蓝雨。

来到职业选手训练室的时候,黄少天的手紧紧地握着喻文州的手,颤抖着手打开了门。

一切都还是老样子,除了郑轩,队员们都坐在电脑前做着日常的训练,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他们以前的座位上正坐着郑轩和卢瀚文,这半年里,卢瀚文成长了许多,挑起了蓝雨未来的担子。

虽然是个Omega,但是丝毫不输于以前的黄少天。 在喻文州和黄少天退役了之后,卢瀚文继承了黄少天的夜雨声烦,喻文州的索克萨尔也找到了合适的继承者。

卢瀚文担任了队长,郑轩则担任副队长,新的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也在不断的磨合,配合得越来越熟练。

说变了,又好像什么也没有变,说没变,又好像少了点什么。

“郑轩你身为副队长怎么能够带头玩手机呢,本剑圣当年都不是这样的,你这样会带坏队风的知不知道?” 还是一样的声音,一样的语气。

郑轩一怔,猛的抬起头,“……黄少!”

卢瀚文刚刚训练完毕,摘下耳机,转过身,两道熟悉的身影便出现在他眼前。

眼泪措不及防地滑落,眼前一片模糊。

“小卢,我们回来了,不过蓝雨以后还是要靠你了。”喻文州摸了摸卢瀚文的头,给了一个鼓励性的拥抱。

“队长……黄少……”卢瀚文擦了擦脸上的泪,笑了笑。

“好了小卢,我也是在联盟上班的,公寓就在这附近。”

“嗯,我一定会去找黄少玩的。”

“好^_^”

“连戒指都有了,压力山大。”郑轩看着喻文州和黄少天无名指上的配对戒指,又看了一眼徐景熙,说了一句压力山大。

“就不用叫他们了,我们先走了,再见。^_^”

“再见。”

“拜拜啦小卢,蓝雨的未来就靠你啦。”

“嗯!”

医院……

喻黄二人看着手中的检查报告单,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已怀孕三个月”这几个字。

“喻先生,黄先生虽然有了三个月的身孕,但是我还是希望您能考虑一下,打掉这个孩子。”

“打、打掉?!为什么?”黄少天紧紧地握着喻文州的手。

“黄先生,您已经是心衰晚期了,怀上这个孩子已经是患着极大的风险。以医生的角度,我希望您可以考虑一下,因为在黄先生您很有可能当场心脏停跳。”

“我不要!!!文州,我不要,不要打掉孩子,不要……”黄少天眼眶有些泛红,泪水在眼眶边缘打转。

“少天,我们不打掉孩子,不会打掉的。”喻文州一把搂住黄少天,安抚着他。

“医生,开药吧,我们不会打掉孩子的,对不起。”如果现在打掉孩子……可能以后都没有机会了吧……

“唉,我能理解你们的心情,我给你们开一些药吧。”

“嗯,谢谢医生。”

家里……

黄少天忐忑不安地拨通了自家妈妈的电话,没过一会儿就接通了。

“天天啊,回到广州了吗?”

“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啊,呵呵呵。”

“说啊,什么事。”

“我有了。”

“你有什么?”

“我怀孕了!”

“什么?!”

“我说我怀孕了!”

“你怀孕了?!什么时候怀孕的?”

“三个月。”

“三个月!!你在哪里,我马上过去!!!”

“在喻文州的私人公寓里。”

“我马上过去我马上过去,你在那里等我啊,别乱动啊!”

“嘟——嘟——嘟——”

黄少天看了一眼身旁正在打电话的喻文州,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那嘴角的笑犹如午后的阳光,此时正洋溢着幸福。

“我母亲说马上过来。”喻文州搂住身旁的人,“我以后就要做爸爸了,少天觉得怎么样?”

“我妈妈也说要来,怎么,做爸爸就不要我了啊?”黄少天一边和喻文州开着玩笑,一边刷着微博。

“就算我当了爸爸还是最宠你的,少天还真是可爱,和一个还没出生的小婴儿吃醋。”喻文州无奈的看着躺在自己腿上的黄少天,三个月的肚子已经有了些轮廓。

“那可说好了的啊,除了我,你不准爱上别人的!!!”

“嗯,说好了。”

由于喻文州父母离公寓比较远,双方父母都赶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情了,集体开了一个家庭会议。最终决定喻文州两个月之后去工作的时候,黄少天的妈妈去照顾黄少天,因为黄少天的父母离这里比较近
,交通也比较方便。

喻文州在家里陪了黄少天两个月之后就去联盟里上班了,这时黄少天的肚子已经很明显了,有时走路都要扶着腰。公寓里时常开着暖气,所以也不用怎么穿衣服,肚子也尤其明显。

当黄少天怀孕到九个月的时候,体重已经是上涨了十几斤了,肚子的重量增加了不少,不撑着桌子都起不来,在有些时候还能感觉到明显的胎动。

晚上喻文州回来的时候就和黄少天躺在床上,手轻轻地附在黄少天的肚子上感受着小家伙的拳打脚踢。

进入预产期的时候,黄少天紧张得不得了,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伤到肚子里的宝宝。

喻文州希望宝宝出生后能让他起名字,双方父母也都没有反对,也就同意了。

喻文州说,黄少天肚子里的小男孩的小名就叫烦烦。

烦烦是在一个平静的午后诞生的。

那天下午,黄少天还在刷着微博,突然肚子传来一阵剧痛,羊水便顺着大腿流了下来。 黄少天吓得手机都掉了,黄母刚好从房间里出来,连忙拨打了急救电话,一路陪着黄少天到了医院。 肚子时不时传来一阵剧痛,痛得黄少天脸色发白,眼泪都流了出来。

黄少天刚来到医院的病房里躺下待产,喻文州就赶来了。

没过多久黄少天便被医生送进了产房,在这之前,喻文州还给了黄少天一个吻,才送着他进了产房。

喻文州坐在走廊里的长椅上,拧着眉,产房里时不时传来一两句黄少天痛苦的呻吟,一个小时后,一个护士从产房里出来,带着喻文州去陪产。护士说,黄少天现在已经差不多快脱力了,羊水都快流干了,这样下去对孩子和大人都不好。

当喻文州穿好无菌服,跟着护士进去的时候,看到黄少天在床上半卧着的痛苦表情的时候,喻文州的心里狠狠一揪。

偏棕的头发被汗水浸湿,贴在额头上,眼角一片嫣红,脸上还有未干涸的泪痕,毫无血色,手紧紧地抓着一旁的扶手,指尖发白。

“队长……你来了……”

“少天,深呼吸,学着医生说的那样做。”喻文州紧紧地握住黄少天的另外一只手,他知道,黄少天最怕痛了。

“文州……但是,真的好痛,我做不到啊啊!!”黄少天几乎是哭着喊出来的,“真的,好痛!!”

“少天,很快的,很快就不痛了。”

很快的,很快就不痛了。

一个小时后,产房里传出一声啼哭,所有人悬着的心都放了下来。

黄少天直接昏了过去,被送回病房,烦烦则被送进了保温箱里。

喻文州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黄少天,思绪万千。

他不知道该不该把医生对自己说的话告诉黄少天,他不想瞒着他,但还是把这些话埋在心里。

“孩子很幸运的没有先天性心脏病,很健康。但是大人的情况不是很好,黄先生本来就已经是心脏衰竭的晚期,能生下这个孩子也是冒着极大的风险。现在黄先生的心脏已经是十分虚弱了,我们查了一下捐献器官,很抱歉,我们并没有找到与黄先生匹配的心脏。作为黄先生的Alpha以及家属,我们希望您能签一下这份病危通知书。”

喻文州从医生的手里接过病危通知书,手不住地颤抖,滚烫的泪落在苍白的纸上,晕染出几片水痕。 接过医生手里的递过来的钢笔,在签名处写上了喻文州这几个字,他的字还是那么好看,就像以前的一样。

黄少天总是羡慕喻文州这一手好字,总是闹着要喻文州教他写字。每次喻文州都会不厌其烦地拿出一张白纸,一笔一划地教他写。

“好好珍惜剩下的时间吧,黄先生的时间不多了,最多只剩一两个月了。”医生从喻文州的手里拿回笔,转身离去。

当黄少天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醒来的时候,喻文州趴在病床边,紧紧地握着他的手。

“队长?”

“少天,你醒了?”喻文州迷迷糊糊地从床上起来,手里还握着昨天下午的病危通知书。

“队长,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黄少天指了指喻文州手里的病危通知书。

“少天,只是一份报告而已。”喻文州笑了笑,把手里的病危通知书塞进风衣的口袋里,转身拿来一个保温壶。

“少天,医生说你现在只能吃一些清淡的东西,妈妈就在早上拿来了一些粥,吃一点吧。”

黄少天接过喻文州手里的保温壶,乖乖地吃了几口之后,停下了。

“队长,你就坦白说吧,没关系的,刚才的是什么?”

果然还是瞒不住少天啊……

喻文州在听到这句话之后愣了愣,最后还是将口袋里的病危通知书拿了出来。

“少天……”

“队长,你不用安慰我的,反正人迟早都要死的嘛。”黄少天笑着,脸上却落下几滴泪来。

“少天,你相信我,你一定不会的,我们一定会走到最后的。”

黄少天笑着,说了一句“嗯”,接着继续喝粥。

虽然早已料到会有这么一天,自我认为已经做足了准备,但还是觉得有一把刀,突破了层层防护,直直地插入心脏,痛到窒息,血流了一地。

一个月后,黄少天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但是因为身体的原因,继续留在医院住院。

满脸幸福的黄少天抱着烦烦,轻声地哄着刚出生一个月的烦烦睡觉,喻文州笑着坐在一旁。

孩子的大名已经取好了,就叫喻子衿,取自《诗经》。

在最后的几天里,黄少天选择回家,而不是待在苍白的病房里。

“队长,我在病房里呆了那么久,好久都没有出来呼吸新鲜空气了。队长队长我们回蓝雨看看好不好,我都好久没有见过小卢了,除了前几天办喜酒,听说小卢带领我们蓝雨又拿了一个冠军呢!”黄少天和喻文州并肩走在去蓝雨的路上,很久都没有出来过的黄少天肤色特别的白,再加上疾病的折磨,显得有些苍白。

“好,少天,不要跳来跳去,对你的身体不好。”烦烦已经交给了两方的父母照顾,估计现在还在睡觉。

“我知道啦队长,我这不是高兴吗~”黄少天从后面抱住喻文州。

“好了少天,别闹。”

两人在打打闹闹的时候不知不觉地来到了蓝雨的门口,正好蓝雨众人都要出去吃饭庆祝,刚下到门口就看见喻文州和黄少天来了。

“队长!黄少!”走在最前面的卢瀚文最先看到两人,冲了过去,抱住了黄少。

“黄少!!!”

“黄少要不要一起去庆功宴啊,一起吧!”

卢瀚文已经被刘小别标记了,淡淡的牛奶味里混进了一些绿茶味。黄少天在心里默默地翻了个白眼,我们蓝雨的未来还是被微草的刘小别给抢了。

“去去去,不去怎么行呢,当然要去!”

“黄少和队长来,那就队长做主去哪吃吧。”

“那我们就去喝广式午茶吧^_^”

“好!!!”

“队长QAQ”

“少天,不要乱吃东西^_^”

黄少天同志表示他想吃炸鸡,但是被喻文州同志无情地拒绝了QAQ

然后黄少天虽然被喻文州拒绝了但是还是非常愉快的吃完了一顿饭。

“队长队长,这家饭店的白斩鸡好好吃啊,我们下次也要来吃!”

“好,下次带你来吃。”

“嗯!队长,我们去看晚霞吧,刚刚好到傍晚呢,我们以前经常在蓝雨训练营里看的。”

“好。”

黄少天拉着喻文州的手来到一旁的公园里,找了一张靠近树的石椅坐下,面前就是刚做好的人工湖,正好可以看到正准备日落西山的太阳。

“队长……”

“怎么了,少天?”

“没什么,就是想起了我们以前的事情。”

“我记得以前老魏和方队还在蓝雨的时候不让带饮料去训练室喝,但是我总是会在方队不注意的时候将奶茶带进训练室然后一大口一大口的猛吸。”

“有一次被方队发现了,然后我一个手疾眼快就把奶茶塞进了经过的老魏手里,然后就一脸懵逼地被方队训了一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记得还有一次,我和老魏集体买了奶茶来到训练室喝,结果方队又来了,然后我又把奶茶塞进了老魏的手里,然后方队就对着老魏逼逼叨叨了一下午。”

“我现在都还记得方队那时候说了什么,他一边指着老魏,一边说:‘我都说了多少次了还在训练室里喝奶茶,上次是一杯,这次是两杯,你这是要气死我对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黄少天经常偷偷在训练室里喝奶茶啊……’然后balabala说了一大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到一半,黄少天像是按了停顿键一样,两人相对无言。

“少天……”

“队长,我可能不能陪你走到最后了,也不能和你一起陪烦烦长大了。”

“队长,我真的好想,好想和你白头偕老,我曾经幻想过无数次我们老了的样子。”

“我们在夕阳底下散步……”

“我们一起看着烦烦上大学……”

“还有好多好多事情想和你做的,好像……都来不及了,呵呵。”

“其实啊,队长,我不怕死的。”

“我就是怕我走了之后,队长你会伤心,会不习惯。”

“我就是怕以后烦烦会被别人欺负,被孤立。”

“队长,以后,就没人会像我一样烦你了吧。”

“以后你如果遇见好的女孩子就娶了吧,你才三十多岁,还年轻。烦烦还没有开始记忆,这样他就有妈妈了。”

“还可以给烦烦添个弟弟或者妹妹的,我不介意的,真的。”

“只是,队长,你能不能不要忘了我啊,这是我唯一的要求了……”

“队长,我走了之后不要哭,我会心疼的。”

“队长笑起来的时候是最好看的了,所以不要哭,我只是……”

说到一半的句子截然而止,太阳寸寸西沉,埋没在地平线上,只剩下一丝微黄的光照着昏沉的天空。

“只是什么?”

“少天,说好了只爱你的。”

“我们说好了还要去吃白斩鸡的,怎么都不算数了呢?”

“少天,我的心只能装下一个人的,只有你……”

“只有你哭的时候让我最心疼。”

“只有你笑的时候最好看。”

“只有你生气的时候最可爱。”

“我这辈子的爱人只有你。”

“只有你……”

说到最后,喻文州的泪水还是没能忍住,流了下来。

落日寸寸西沉,连最后一点光芒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少天……”

你就这样,就这么离开了我……

五年后……

“爸爸,开始讲故事了吗?”躺在床上的小男孩眨着眼,期待着故事的开始,眉眼像极了当年的黄少天。

“嗯,今天烦烦想听什么故事呢?”喻文州坐在床边,温柔的看着烦烦。

“我要听关于剑客的故事!”喻子衿最近迷上了剑客,无法自拔。

“那好吧,今天我就给你讲一个剑客和一个术士的故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剑客叫夜雨声烦。有一天,他遇上了一个术士,叫做索克萨尔……”

评论(13)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