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客人

更新很慢真不怪我啊〒▽〒

[双花]新婚快乐 系列四

设定是退役之后的生活,张佳乐出国开甜品店。

依旧ooc,依旧短小系列。

以下正文↓

“嘟——嘟——”

“喂?请问……”

“张佳乐。”熟悉的声音通过电流从电话那头传过来。

“……”

过了有那么一会,对方才重新开口,明明答案已经是呼之欲出,但却还是小心翼翼地试探着。

“……孙哲平?”

果然啊,分开之后连昵称都变了……张佳乐在心里自嘲地笑了笑。

“是我,你现在在哪儿?”

“在我的甜品店里,有什么事吗?”

孙哲平好像在犹豫着什么,过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

“我要结婚了,你……来参加我的婚礼吗,请柬已经发出去了。”

“……来啊,当然要来,你可是我最好的兄弟,当然要来。”语气里多了一分不易察觉的颤抖,“兄弟”两个字咬得有些重,不知道是说给他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嗯。”那边的背景好像有些嘈杂,“我这边有点事,请柬我已经发到你的手机了,婚礼上见。”

“嘟——嘟——”

张佳乐正准备为最后一个蛋糕裱花,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就震动起来。

他脱下了手套,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屏幕。

那是一个他倒着都能背出来的电话号码,显示着陌生来电。

他犹豫了一会,还是按下了通话键,装作早已忘记的样子。

“喂?请问……”

张佳乐打开手机的邮箱,果然有一封未阅邮件,是几天前发过来的。最近收到的蛋糕订单比较多,没在意看。

点开。

精致的请柬封面上印着孙哲平与另外一个陌生女孩的婚纱照,是在百花丛中拍的。照片上的女孩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很美,两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色彩。

继续往下看。

张佳乐并没有去看那些客套话,一眼扫到日期和地点。

2月23日晚上7:30?啧,非要挑在我生日前一天晚上结婚,真是。

地点就在离呼啸不远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里,之前还在那里开过聚会。

退出时又看到“婚礼请柬”这几个字,莫名刺眼,就像是对自己的一种讽刺。

张佳乐在国外并不是没谈过恋爱,之前谈过一个,是一个很文静欧美女孩,经常去他店里吃甜点,喝咖啡。后来他们分手了,原因是觉得不合适。

张佳乐登上网页,订了回国的机票。

张佳乐早已不是五年前刚出国的样子,他不再去染发,红褐色的头发逐渐变回了墨一般的黑,已长到腰间,他把这腰长的发打理的很好。人也沉稳了许多。

连去接机的黄少天都差点儿没认出他来。

黄少天戴着口罩站在机场中央,一个与他身高差不多的长发女孩同样戴着口罩,拖着行李箱向他走来。

当女孩在他面前停下时,黄少天自认为很礼貌地问了一句,“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然后他就听到对方用着自己极为熟悉的男音说了一句,“黄少天你是不是有病,我只是出国了五年就不认识我了。”

……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你是张佳乐?”

“黄少天你不会是真瞎了吧,你乐爷这么帅看不见?”

“滚滚滚滚滚滚滚!”

……

[2月23日 7:19]

“恭喜恭喜,这是红包。”

来往的宾客不断地说着祝福的话语,孙哲平和新娘一起站在酒店门口,接待着。

张佳乐站在离新郎新娘不远的台阶上,犹豫了一下,还是向洋溢着幸福的新人走去。

“孙哲平,新婚快乐。”

正在忙着接待宾客的孙哲平听到熟悉的嗓音不禁一愣,下一秒便换上了微笑。

“谢谢。”

站在一旁的新娘也注意到了张佳乐,“张佳乐先生,您好,欢迎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新娘勾勒出一个完美无暇的笑容,伸出戴着白色手套修长的手。

像是本能反应,张佳乐的手往后缩了一下,然后再犹豫着伸出来,有些不自然地握上新娘的手。

“恭喜,新婚快乐,这是红包。”

“谢谢,婚宴在百花厅。”

……

张佳乐在偌大的百花厅里兜兜转转,总算找到了黄少天,在他旁边的一个位置坐下。

很快,他感受到了许多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黄少你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

“咳,咳咳。”张佳乐刚拿起桌子上的茶杯想喝口茶,就差点被这句话呛死。

“噗嗤!女朋友?他吗?”黄少天指了指他身旁的张佳乐。

许多人也注意到了并不怎么说话的张佳乐。

拥有着一头黑长直发面容清秀还在不停咳嗽的张佳乐。

“他是张佳乐啊!”

众人沉默……

“张佳乐?!”

“张佳乐回国了?!”

……

张佳乐:妈卖批,老子明明很帅气。
             [妈卖批而又不失和善的微笑.jpg]

一会儿,婚礼开始,大厅内响起了《婚礼进行曲》。

新娘的爸爸牵着她的手,一步一步地走向孙哲平。

漫天的玫瑰花瓣飞舞,新人的脸上绽放出幸福的笑容。

宣读誓言。

交换戒指。

亲吻。

当孙哲平履上新娘那莹润的唇时,张佳乐拼命护着的那条线,断了。

泪水顺着脸庞滑落,落到高脚杯的红酒中。

张佳乐抿了一口,苦涩充斥着整个口腔。

张佳乐向来不喜欢苦,但他现在迷恋苦的味道。

苦,像是心情的反馈,又像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警醒。

张佳乐,他已经不属于你了,死了这条心吧。

酒精刺激着味蕾,就像张佳乐被灼伤的心。

是真的痛,痛到只能用酒精来麻痹自己。

但,痛,与释然并存。

头脑一片浑浊,连婚礼什么时候结束,自己什么时候被联盟的人拉到KTV都不知道。

仰头又灌了几杯白兰地,才想起该回宾馆了。

从KTV的沙发上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半扶着墙走出房间门口。

开门,就遇上了孙哲平。

我真是幸运E,他想到。

“张佳乐,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宾馆。”

“不用理新娘吗?”张佳乐笑了笑,不知道是在开玩笑还是在嘲笑自己。

“她有点头晕,先回去了。”对方用着波澜不惊的语气说道。

“那你送我回去吧。”张佳乐像是自暴自弃一般放弃了自己的想法。

想要远离孙哲平。

一路上,相对无言。

直到张佳乐住的宾馆,孙哲平下车去送他。

“谢谢你这么远从国外赶回来参加我的婚礼。”

张佳乐讨厌极了这种生疏的客套话。

根本没在意去听,混沌的头脑根本集中不了注意力。

孙哲平说到最后,像是想到了什么,抬起头。

“张佳乐,生日快乐。”

不行,要哭了。

“原来你还记得我的生日啊,过了这么多年,我还以为你不记得了呢。那……孙哲平,新婚快乐。”

电话突然响起,孙哲平看了一眼署名,“抱歉,我该走了,你快回去吧,下次再见。”

“是她吗?”张佳乐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他在打探别人的隐私。

“是,再见。”孙哲平毫不避讳地告诉张佳乐,笑了笑,转身离去。

张佳乐呆呆的看着孙哲平一步步的离他远去,自嘲的笑了笑。

他不服。

张佳乐追上孙哲平,有些粗暴的把他拉过来。

冰凉的唇附上他的,下一秒,舌便侵入他的口腔,带着一股浓烈的白兰地,在他的口腔中翻搅。

孙哲平推开了他,本已经是疏离的语气中多了几份冷漠和隐忍。

“张佳乐,我已经结婚了。”

张佳乐低着头,路灯在他的脸上投射出一片阴影,看不清他的神色。

孙哲平回过头,却感受到身后传来的轻微拉力。

“还要我再说一遍吗?”

低头不语。

手渐渐滑下,无力地垂在身侧。

眼中的人影远去,双眼红肿。

回到房间,关门,泪如雨下。

即使他布下了层层防护,到最后还是被他的一语,直达心底。

那种犹如撕裂的痛苦。

是啊,我怎么就忘了。

以前的张佳乐爱着以前的孙哲平,

……可现在的孙哲平已经不喜欢以前的张佳乐了。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