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客人

更新很慢真不怪我啊〒▽〒

[喻黄]Autumn (黄少天视角)

这篇文章感觉会出两个版本,分别是喻黄两人不同的视角,一甜一虐

诈尸系列,感觉自己写得好乱@_@

BGM:Prelude(Motohiko Hirami&Yann)

“这不是你梦寐以求的长大吗,怎么愁眉不展?”

黄少天沿着绿化带一路走,泛黄的叶子受不住风的吹拂,从树上脱落下来,乘着风在空中飞舞几圈,再缓缓落地。风中隐隐有些凉意,只穿了一件长袖卫衣的黄少天不禁有些发冷,他天生怕冷。

不觉间,一片叶子刮过黄少天的鼻子。

“秋天了啊……”

黄少天伸出手去抓那片叶子,叶子却灵活地转了个身,被风托着落到地上去了。黄少天有些自嘲地笑笑,没走几步,便听到孩童嬉戏玩闹的声音。

啊,回来了……

黄少天走近,孩子们全然不知,只顾着自己与同伴们的玩耍。童稚的声音听起来有那么些许刺耳嘈杂,但也不至于接受不了。黄少天站在围栏面前看了那么一会,便听见有人在叫他。

“黄少天……黄少天,是你吗?”

黄少天抬头,愣愣地看着那副熟悉却又苍老的面孔,在记忆形形色色的人群中寻找她的身影。

“周老师……你是周榕老师?”黄少天的语气里带了少许惊讶。

“还记得我啊,哈哈。”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好容易直起身来,“好久没有看到你了,我们的少天高了好多啊。”

“哈哈哈是啊,好久没有见到您了。”

“进来坐吧,别在外面站着。”

黄少天顺从地推开围栏的门,搬来一张椅子,坐在周榕身边。

“上次见面的时候,你还是个孩子呢,就……这么点高。转眼之间,十多年都过去了。”

黄少天只是安静地听着。

“你长得小,但心里的小伎俩可多着呢。小时候闹得很,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不给糖吃就开始闹,说什么也不听,只有拿了糖才安静下来。”

“后来啊,从别的幼儿园转来了一个小孩子,你才开始不那么闹腾了。好像……叫文州吧,年纪大了,记不清了。”

“他转过来的时候,你还不怎么喜欢呢,之后,就不知道怎么好上了,整天都形影不离的。无论你怎么闹、怎么吵都好,只要他来了,你就乖乖地听话了。”

“你叫什么名字?”

“黄少天。”

“我叫喻文州。”

“你想怎么样,糖我是绝对不给的!”

对方像是听到什么有趣的事一样,嘴角漾开淡淡的笑。

“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不许笑!”

“没有,我不会抢你的糖的。我不怎么喜欢吃糖,以后……我的糖都给你吧。”

“我想和你交朋友。”

“那、那好吧,交朋友就交朋友,但是你要说到做到,以后你的糖要全部给我,不许耍赖!我可是你的朋友!”

“嗯,好,那以后我就叫你少天吧。”

“轰隆!”

“文州哥哥!”

“嗯……少天?”

“我、我怕……呜呜……”

抬起头看向窗外,一道闪电劈过,映得天空好似白昼,随后便是一声惊雷。

“轰!”

黄少天哆嗦得更厉害了,瘦小的身躯缩成一团,躲在喻文州怀里,还不断地往喻文州怀里钻,钻得喻文州有些痒。

喻文州搂紧黄少天,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别怕,少天,只是打雷而已。”

说着,雷声接连不断地响起,犹如一头发狂的野兽,不断地嘶吼着。

“呜……呜呜呜……文州哥哥……”黄少天一下没一下地在喻文州怀里抽泣着,眼泪晕湿了喻文州的一小块睡衣。

“我在,少天。”

“呜呜呜……我好害怕……你、咳你不会离开我的吧……”

“不会,永远……永远都不会的。”

“听他们说,你和文州是一个初中的吧,后来好像又考上同一个高中,大学……好像也是在一起的。”

“嗯,初中,高中,大学都是同一所学校。”

“这样好啊,以前你可是天天跟着文州后面叫‘文州哥哥’的,文州乖巧懂事,做事沉稳,多一个朋友好啊。”

“今年……你们大学毕业了吧。”

“对啊,大学毕业了,在广州找到工作了。”

“那就好,现在终于长大啦,少天也沉稳了,像个大人了。”

“文州过得还好吗?”

“他啊……”黄少天深吸一口气,“他在大学读医,准备去外国留学,现在……应该到了吧。”

“这样啊……以后还会见到的,不过少了啊。”

“对啊,真的……少了好多呢。”

“我可能会去出国留学。”

“还会回来吗?”

“会,不过……可能很少。”

“……如果你回来了,记得要去找我啊,不然我饶不了你。”

“嗯,会的。”

喻文州拖着行李箱,向安检门走去。

黄少天站在原地呆愣了一会,眼前水雾弥漫。

“文州哥哥。”

喻文州停住脚步,转过头,黄少天眼眶通红地站在那里,眼边还有未擦干的泪痕。

“少天。”

“再见了……”

“唉……人老了,总是会想起以前的事情,一件一件的,全都想起来了,真是怀念以前的日子啊。”

“好了,你也该回去了,工作很忙吧。”

“嗯,好,那我就回去了。”

“要好好的啊。”

要好好的啊,少天。

眼前水雾又要漫上来,声音也有些哽咽。身旁的孩子们依旧欢声笑语,嬉戏打闹,好像又回到了从前。

他和喻文州初遇的那个下午。

周围也是这样的吵闹,喻文州向他伸出手。

“可以和我交朋友吗?”

黄少天走过一个转角,终于忍不住在路旁蹲下来,发出小声的啜泣。

十六年的暗恋,几乎是黄少天三分之二的人生。

永远地尘封在黄少天的记忆里,在那个天天在喻文州后面喊着“文州哥哥”的少年里。

又没更完_:(´_`」 ∠):_ ...
(字超丑,勿喷)

唉:-(又没码完字,等我下周回来ψ(`∇´)ψ